一秒记住【艳情小说 www.ppppppppppppp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不用多说,苏航说这话,完全是到了山穷水尽,没有办法的时候才会采用的下策,要知道,这一刀下去,少了个肾不说,万一下手的慢,让虫子给跑其他脏器里去,那岂不是冤枉?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法子么?”许敬之问道,这法子,他敢保证,王家人绝对不会接受。

    苏航道,“那就只有我给你指地方,你来施针!”

    “恐怕也是不妥。”

    许敬之想了想,这倒是个办法,可再想想,却摇了摇头,且不说苏航的感觉有没有误,这施针可是个精细活,不能苏航指哪儿他就打哪儿,那样很容易出错的。

    “光凭你陈述,我很难准确定位,要处理这蛊虫,要么困住它,开刀取虫,要么一击必杀,把它瞬间弄死,如果有丝毫的偏差,困不住那虫子倒是其次,万一要是针头伤到那虫子,下蛊之人立马就会察觉,到时候必定驱使蛊虫作乱,那时候,光凭几根银针,恐怕挡不住线虫入脑。”许敬之解释道。

    苏航一听,耸了耸肩,“那我就没办法了,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。”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帮,实在是他没那本事,而且,晚饭的时候,薛逸等人也提醒过他,闲事莫管,免得惹上不该惹的人,用一句俗话来说,自己的碗里的稀饭都还没有吹冷,那有那功夫去吹别人碗里的汤圆?

    他可以给许敬之指地方。让许敬之来施针,但动手的事许敬之,根本不可能有苏航亲自动手那么精确。换句话说,许敬之有那手法,却没苏航那透视的本事,苏航能够透视,但是却没许敬之的手法。

    两者加起来,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,很有可能一加一还小于一。

    超级隐形眼镜已经和苏航的眼球融为一体。虽然可以取下来,但苏航可没那么愚蠢。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,把超级隐形眼镜给许敬之用,人性都是自私的,苏航也只是为自己考虑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。这事可干系重大,有人妄图用线虫蛊来操控王家世子,这用心之歹毒,不言而喻,我知道你的顾虑,但从你点破小褚中蛊的那一刻起,你就已经不能置身事外了!”许敬之道。

    苏航听了,不禁汗了汗,“许老。没你说的那么恐怖吧?再说,我明天就回蓉城了,这儿有什么事。都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元旦只有三天假期,眼看着就要过完了,薛萱都已经订好了两人第二天回蓉城的机票,他拍拍屁股走人,谁会闲着没事跑那么远找他麻烦?

    “恐怕你明天是走不了了。”许敬之摇了摇头,“这京城的权利斗争。远比你想象的恐怖,你已经牵扯了进来。难道还想这么轻易的全身而退么?现在只是一个王褚而已,那下蛊的势力如果是有所图谋的话,绝对不会只是一个王家王褚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苏航闻言一惊,看着许敬之,“你的意思是,可能还有第二个、第三个人被下蛊?”

    “甚至更多。如果这事不是薛家主谋,那么薛家的后辈之中,多半也有被下蛊的,这下蛊之人若不是与王家有仇,绝不可能只盯着王家这一家。”许敬之微微颔首,虽然这只是他的推测,但是,他有*成的把握。

    苏航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,如果这事是真的,那这事可就大了去了,利用线虫蛊来控制京城这些世家子弟,这下蛊人所谋不小啊!

    “只有治好小褚,等他醒来问询情况,方能找出幕后黑手,你我才能全身而退,你放心,有王家、薛家给你做后盾,只要能查出幕后之人,基本上就没有你我什么事了,相反,如果查不出来,后续会怎么发展,那就说不准了……”许敬之道。

    苏航听了,沉默了一下,好半天才开口,“我现在是真没办法施救,或者,给我点时间,许老你想想办法,我也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许敬之听了,微微颔首,并没有再强求,看着模样,苏航是真没什么办法,他之前是过分的高估了。

    “也罢,让外面那些个用蛊高手来看看,希望他们能有办法。”许敬之言罢,与苏航一起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一出房间,王家的人立刻就围了上来,问询情况,尤其是王褚的母亲,那个泪流满面的妇人,眸子里充满着期待。

    许敬之摇了摇头,苏航也跟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王震岳正要开口,许敬之先道,“这位小兄弟看过,说蛊虫已经钻进了小褚的左肾,现在有个法子,开刀把左肾拿掉,如果下刀快的话,应该能转危为安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以?”

    果然,话音才刚落,王震岳便把这个提议给否了,真是开玩笑,拿掉个肾,那还完整么?以现在的医疗技术,虽然完全可以事后再重新安一个,但重装的哪儿可能有原装的好?

    王褚是王家的精英子弟,不到万不得已,王震岳可不想让人在他身上动刀子,毕竟,那可是关系到一辈子的事。

    许敬之转脸和苏航对视了一眼,这结果他早就预料到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是办法的办法,让贵府的蛊术高手进去看看吧,容我再好好想想,或许还能找到其他法子。”许敬之道。

    王震岳听了,大手一挥,走廊里早已等候着的几名奇装男女,在那名老管家的带领下,进入了王褚的病房。

    “耀庭,你马上给我查,我要知道是谁这么大胆,敢在太岁头上动土!”王震岳一腔的怒气没处发,只有朝着儿子王耀庭喷泄。

    儿子被人暗害,还得被老子一顿吼,王耀庭连忙唯唯诺诺,刚准备离去,却被许敬之拦住。

    “王老,现在最重要的,恐怕不是查这幕后黑手,还是赶紧把你们王家的后辈都着急起来吧。”许敬之道。

    王震岳虽然火气大,但也是心思通透之人,一听许敬之这话,立马意识到了什么,瞳孔一缩,当即拍腿离去,看得王耀庭夫妇二人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呃,这儿应该没我什么事了吧?”苏航问道。

    许敬之拍了拍苏航的肩膀,“事儿还多着呢,今天晚了,先休息吧,明儿个可千万别走了!”

    走?走的了么?

    苏航心中苦笑,明天怕还有不少事等着他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回城路上。

    “王褚的蛊,很难解?”薛萱一边开车,一边对着苏航询问道,虽然她不知道苏航什么时候又懂医术了,但连国医圣手许敬之都没有办法,这蛊肯定很霸道。

    “听那个许老说,好像是挺难的。”苏航摇了摇头,“萱,明天怕是回不了蓉城了,把你们家同一辈的年青人也都召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薛萱问道,苏航这个请求让她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苏航将许敬之的担心和猜测给薛萱讲了一遍,薛萱听完,差点没直接撞到路边的栏杆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真的?”停下车,薛萱十分认真的看着苏航。

    “这是许老的猜测,不过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把你们族中的青年召集起来,我看上一眼,就能知道结果。”苏航道。

    薛萱沉默了一下,猛的一踩油门,往城里快速驶去,本来,她和家人都是不赞成苏航介入王家的事的,毕竟,这事一旦沾上,招惹了不该惹的人,想甩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真如苏航说的那样,那么薛家也不可能置身事外,这背后使坏的人,其心可诛。

    这是件大事,薛萱能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程度,同时她也知道刚刚在王家,王震岳为什么急冲冲的离开了,如果事情被证实,整个京城恐怕都要掀起一阵大浪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回到华夏院子薛家宅院,薛萱立刻把事情禀报给了薛仁丙,爷孙二人连夜去了薛家老宅。

    这一夜,注定是个不眠之夜,整个京城,隐隐有一股暗潮在流动,相反,苏航却还高枕无忧,对他来说,睡个好觉才是当下最大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随口的一句提醒,一个王家的世子,竟是会扯出这么大一摊子事来,这是苏航也始料未及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很早,苏航被薛奇从被窝里叫醒,说是老宅来人,让他过去一趟。

    反正今天是回不了蓉城了,恐怕接下来的几天也走不成,苏航打了个电话给班导请了几天假,被刘桂芬在电话里数落了一通后,便挂断了电话,领着几天的假期,跟着薛奇去了薛家老宅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来到老宅的时候,后院祠堂里,等着他的人已经是不少。

    一排排祖宗牌位前,摆了一张桌子,两张椅子,薛老太爷洋洋洒洒的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,几个老头老太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这是苏航头一次见到薛家五老中的四老,除了薛萱的爷爷薛仁丙,大爷爷薛仁甲,五爷爷薛仁戊,还有两个冷面老太,二姑婆薛仁娟。

    五个老头老太都是眉头紧锁,像是有什么心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旁站着的,都是些中年,年青人,或男或女,大的有四十多岁,小的只有几岁,更小的还有抱在襁褓里的婴孩,一共大概有四十来人。(未完待续)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